第六十八章 救出(1 / 2)

宠夫令 苹果小姐 6507 字 2020-03-04

钱来身子,狠狠一震,抬头错愕看向安国公。

安国公神色忽的柔和下来。

“你去看过你儿子了?”

一时间,钱来摸不准安国公到底想说什么。

可他能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心头天人交接一瞬,钱来道:“是。”

顿了一下,钱来扑通跪下,泪流满面,“小儿不懂事,还望国公爷救他一命,小人原为国公爷当牛做马。”

安国公偏头看着钱来,盯了一瞬,忽的嘴角漫出一缕笑,绕过桌案在桌案后的椅子上坐下。

“你的儿子,当初既是进京,我答应了替你照应,自然会替你照应,只是杀人偿命,那件事闹得太大……”

钱来跪在地上,只觉得膝头发软。

身上忍不住的打斗。

一颗心七上八下,惶惶不安。

他替安国公做事多年,知道安国公一向心狠手辣。

惴惴不宁,钱来给安国公重重磕了个头,“求国公爷怜悯。”

安国公便道:“你放心,他此时在监狱里,只是给京都百姓一个说法,过几日我便让刑部放了他,至于他身上的鞭伤,你有所不知,他所杀的人,乃是刑部狱头的亲弟弟,没有摆平那狱头之前,只能先委屈他了。”

钱来跪在那里,什么也不敢说。

可他心里却知道,这是安国公的托词。

若是入狱的是三少爷,那狱头莫说是动用鞭刑,只怕早就连命都没了。

可他身份低微,在安国公眼里,不过一条狗。

或许,连狗都不如。

“小人谢国公爷大恩大德。”

安国公摆摆手,“金矿的事,你再与我细说一下。”

钱来便将心中所知,一一告知。

钱来正说,安国公忽的打断钱来,“你儿子的事,你是如何得知的?”

钱来顿时心头一凛。

他儿子的事,是宋定忠说的。

若是宋定忠不说,他怕是至今被蒙在鼓里。

只是……

安国公知道多少究竟?

安国公到底是如何知道他儿子的事。

猛地,钱来打了个哆嗦。

或许,安国公根本就不知道他去看过臻儿,刚刚,不过是安国公在试探他。

可惜他蠢……

心头懊恼,钱来道:“上京的路上,在一家休息的茶肆听人说的。”

安国公察着钱来的神色,似乎在判断真伪。

钱来跪在那里,心乱如麻。

“好了,你也别跪着了,大老远的急急赶来,先去歇着吧。”

钱来还想再说说钱臻的事,可安国公已经拿起手边一本书,全然一副不再开口的样子。

钱来无奈,只得起身。

安国公府的管事推门进来。

安国公道:“带他去东厢房歇着吧,安顿好了,来找我。”

管事领命,当即执行。

他们一走,安国公再也坐不住,蹭的起身,来回徘徊。

金矿出事,霖儿和赵福海没了消息,他派出去的人也都再也没有消息传回,还有刘大被抓……

一颗心仿佛被炮仗炸了,安国公急的连连用拳头捶眉心。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不足一炷香的时间,那管事折返回来。

“处理了?”

管事面无表情,“灌了一碗夺命茶,人已经被埋到东跨院的花圃里,国公爷放心。”

管事做事,安国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在余州的金矿,一直都是钱来打理。

斩断了钱来这条线,就等于切断了他与金矿的联系。

至于刘大……

钱来说,他已经派人去刺杀了。

吸了口气,安国公道:“去余州打听一下刘大的情况,若是活着,便也没有必要让他继续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