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误入陷阱(1 / 2)

情不渡我 佚名 1979 字 2020-04-17

第八章误入陷阱

我想到昨天差点流产,孩子根本经不起他再次的折腾。https://www.mianhuatang.co

我又气又急,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口不择言道,“叶寒遇,是你说的,我们结束了!现在,你别死缠着我,让我觉得你没我这破鞋就不行!”

我以为他会暴怒,可他却停下侵犯的动作,目光复杂的看着我好一会儿,才从我身上起来,沉默离开。

等我回过神来,下意识跑到窗边,想和往常一样目送他的离开,却发现他的车子停在外头半天,迟迟没有开走。

他的反常,已让我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叶寒遇的这次突袭让我意识到:想要孩子平安出生,我必须要远离他,尽早搬出这个别墅。

只是搬去哪,成了问题。海城的房价寸土寸金,租房也不便宜。

虽然这些年他每个月给我的钱,我都存着。但也就二十来万。一想到以后我爸的医药费,孩子的奶粉钱,我就舍不得动。

好在闺蜜沈夏的房子够大,了解我的困境后邀请我搬过去住,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一晃眼半年过去,我的肚子和皮球一般大。医生说我胎相不是很稳,我便向单位请假,安心在家养胎。

这天我做完孕检,准备打车回家,突然接到沈夏电话,让我半小时内赶到布鲁酒吧找她。

我怀着孕,不方便去那种地方。但沈夏不是不分轻重的人,她既然喊我去,就肯定有事。

而且布鲁酒吧是慢摇吧,不会太吵。去的人也多数是正经人。我就答应了。

等我走进酒吧,一只手从旁边拽住我,把我拉到了靠墙的卡座上。

“你干嘛?鬼鬼祟祟的。”看清抓我的人是沈夏后,我没挣扎。

“带你捉奸啊!”沈夏猫着身体,趴在沙发背上,手机对准十几米远的卡座,“你看,那是谁?”

我的目光顺着她视线投过去,也惊呆了。

周霖在和一个男人喝酒,而且聊得很愉快,一直在笑。而那男人我也见过,是周霖还在老家读书时谈的初恋男友,就是拿巧克力就把周霖哄上床的那个班长!

我怀着孕,不方便在出现在周霖面前。

沈夏就在假装去洗手间的路上,停在周霖那桌边上接电话。她大概偷听了十几分钟的样子,才挂了电话去厕所。

这期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做贼心虚的缘故。总觉得周霖的目光也似有若无地朝我这边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