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农夫与蛇(1 / 2)

情不渡我 佚名 2831 字 2020-04-17

第四十五章农夫与蛇

事实也果真像宋欣儿说的那样:因为没监控,警察只能查出事故的原因是滑滑梯的充气柱体被金属物划开一道口子。https://www.mianhuatang.co因为漏气导致坍塌,是人为还是意外就有些说不清了。最后奶茶店赔了钱,匆匆结案。

我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宋欣儿,便找了私家侦探全天跟踪她,不信抓不到她的尾巴。

晚上九点,我回到家时,叶寒遇还没有回来。

他不在,我更放松。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被榨干。我匆匆洗过澡倒头就睡。

睡得正香甜,我的喉咙被人猛地掐住,一睁眼,就看见叶寒遇一双暴怒的眼睛,“林笑,你有种!敢背叛我!”

我的睡得有点懵,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表情有些无辜,“什么......啊!”

我一声痛叫,是他在我锁骨上狠狠咬了一口,几乎见血。

他咬着牙问,“还装?我问你,你今早去了哪?”

我去了叶靖远家。

做了什么,我也想起来了。

一下子,我就明白他的怒气从哪来。

想到医院里他的所作所为,此刻我对上他的视线,心里一点都不发虚,“我只是说了一些实话。”

他又掐住我的下颚,几乎要捏碎,骂道,“林笑,你就是条蛇!恩将仇报的毒蛇!”

我的火气也蹭得上来。当年他把我从周家带走后,安排我爸住院,供我读书,我不是不感恩。那些年我努力讨好,全身心地爱他。可他为了周霖,一再伤害我,甚至要我的命!

现在还说我是农夫与蛇里的那条蛇!

我涨红着脸,“你是养了我四年多,可你也没少睡我啊!你不是白养的我,我们是公平交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恩情?”

“交易?那些年,在你眼里只是一场交易?”他的神情晦暗不明,一个拳头砸了下去,擦着我的脸,落在枕头上。

我心里一惊,嘴上却不饶人,“不然呢?还能有什么?”

他凉笑,眼角眉梢皆是怒意,“很好!既然你非要和我作对,我也不用对你有多余的同情。昨天答应你的事,取消。”

我死抓他手,瞪大眼评理,“我答应你不追究周霖的事,也没违背。你不能出尔反尔,继续扣押我奶奶!”

他愤怒地甩开我,“我会放了她。但你就别指望还能回别墅住。从今以后,你就住在这。没有我允许,哪也别想去!”

说完,他从我身上离开,顺便拿走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然后把我反锁在屋内。

听见落锁的声音,意识到他要软禁我,我慌得跑下床,光脚追到门口,猛拍门板,“叶寒遇,你给我回来!你没权利这么做!这是违法的,我要告你!”

寂静的夜里,根本没有人理会我的呐喊。

我把手心都拍红了,门都没有打开的迹象。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佣人才来给我开门,喊我下楼吃早饭。

我想绝食抗议,但想到手机还在叶寒遇手里,我必须先拿回来再说,便穿好衣服下楼。

谁料,我刚走到餐厅就看见周霖。

她一脸着急的跑进来,抱住叶寒遇,哽咽道,“事情,我都听我爸说了。季思明被解雇。你呢,有没有被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