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托付(1 / 2)

情不渡我 佚名 3393 字 2020-04-17

叶寒遇从外面走来时,看见我竟然在主卧里有些吃惊。https://www.xcmxsw.com因为老爷子给我和嘉言安排了卧室,按理说,我应该睡嘉言的屋子里。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你找我?”他一边脱下厚重的风衣,一边明知故问。

我坐在原位上,没有动,只是冷漠的看着他。

他倒了一杯热水,朝着我走过来,声音像是钢琴般柔和优美,“很高兴,你今天能回来。爷爷很久都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了。看你嘴皮子都起皮了,来,喝点水。”

对于他廉价的关爱,我无动于衷,只是魔怔了一样盯着他朝我走来,心底里的恨意怎么也掩不住。

在离我还有十公分左右的距离,叶寒遇猛然收住了脚步,错愕地盯着我垂放在腿边的手。手中紧握着的,是一把水果刀。

“你要干嘛?大过年的,你疯了?”他怒吼着,朝着我迅速跑来。

“别碰我!”我大受刺激,下意识举起刀子,整个人从椅子上站起,“我问你,我的孩子,是不是你弄掉的?”

“……”叶寒遇抿唇,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来夺我的刀子。

他虽然没有回答,可以我对他的了解,显然是默认了一切。那瞬间,我真的心如刀割,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

所以,在他伸手想要来抢刀子的时候,我像是中邪了一样,闭上眼朝着他的方向直直戳了过去。那一刀,我没有留半分情面,像是把我内心的恐慌和恨意都发泄了出来。

“嗯……”叶寒遇吃痛的闷哼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蓦然睁开眼,和他惊愕的眼神对上,那里的情绪太复杂,我看不懂。我只知道,他肩头流出的血是温热的,粘稠的,慢慢从衬衫那渗透出来,沾染到我的尾指处。

“痛吗?”我呐呐问他,却没有一丝的后悔。从我把水果刀从客厅里带进屋的那刻,我就恨不得这么做了。

叶寒遇一只手紧紧握住我拿刀的手,不让我拔出来,眸子幽深成墨汁,却没有怒火和恨意。他只是看着我,低沉问,“解恨了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舒然一笑,带着我的手拔出刀子。鲜血随着刀刃溅出时,有几滴血溅到我脸上。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又带着我的手,把刀子重新刺入了他的胸口。

“嗯……那,现在呢?”他的额头开始冒汗,说话也没有之前中气十足。这一刀,显然比我刚才刺的还要深。血不断的涌出,连带地板也被染红了。

我瞬间慌了,松开刀子后,惊恐的跌坐在椅子里,然后吓哭了般,彻底的放声大哭,“叶寒遇,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

“你就是被刺一百刀,你就是……死了……我,我……也不会为你掉一滴眼泪的……”

他轻笑了几声,然后一步步走近我,把拔出的水果刀重新塞进我的手心里,“那你再来啊。我不动,让你刺,一直到你满意为止。”

泪眼朦胧里,是触目惊心的红色。刀子上沾染的血,让我又想起了我流产时被血晕染的沙发。我尖叫着,把刀子从阳台那丢了出去,推开挡在面前的叶寒遇,便慌乱地跑出了房间。

“砰!”

有重物倒地,像是叶寒遇摔倒的声音,但我没有回头,是不忍,也是不敢。

我的双手和脸上都是血,不能回屋子里吓着嘉言,便匆匆跑到一楼的厨房里,却在半路上遇见了季月琴。

她看见我满身的血,顿时花容失色,声音都走调了,“血!谁受伤了?大过年的,触什么霉头!”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我感觉自己要疯了,不然我怎么会真的拿刀子去刺叶寒遇?即便我再恨,心里想了无数遍,要为女儿报仇,也不能这么莽撞啊!

季月琴似乎也察觉到叶寒遇不在这,立即抛下我,急匆匆地跑上楼。很快,屋子里传来季月琴的尖叫声,“啊!来人,快,来人!救护车!”

原本都熄灯要入睡的叶家,因为这一声惊叫,顿时乱作一团。所有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挤到了叶寒遇的卧室门口。

很快,叶平楠抱着失血昏迷的叶寒遇从房间里出来,不等救护车赶来,就自己开车去了医院。季月琴,凌萧夫妇都尾随其后。连老爷子都惊动了,怎么劝也劝不住,要跟着一起去。

他们走之前,都朝我看了一眼,眼里充满了责备,像看扫把星一样的厌恶。连老爷子看我的眼神,都开始有了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