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车祸蹊跷(1 / 2)

情不渡我 佚名 3912 字 2020-04-17

第214章车祸蹊跷

虽然叶嘉言下落还不明,但我和他的关系却是第一次这样明朗,比起以前的猜测怀疑,互相伤害,现在这样的坦诚真的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https://www.maiyj.com

然而,我和叶寒遇都没有料到的是,叶老爷子这次的怒火并不一般。就如同当时,他听说我怀孕,就强硬地让叶寒遇娶我负责一样。这次他知道季月琴做出这样损害叶家的事后,竟然坚决让叶父和季月琴离婚!

如叶寒遇所说,第二天果然就知道答案了,叶老爷子让叶父跟季月琴离婚。

这个问题一爆出来,叶家人都凌乱了。

且不说,叶父都是当爷爷的岁数了,这时候离婚,让人看笑话。就是亲朋好友问起原因,又要怎么解释?本来叶嘉言不是叶靖远的儿子,说出去就已经很狗血了。如果再牵扯上季月琴绑架叶嘉言,逼迫堂侄子放弃继承权,后又因为发现是自己的孙子,就拿孙子胁迫儿子娶白家千金这样的丑闻,以后季月琴不能继续做人,连叶寒遇的名声都会受损!

可偏偏老爷子这个人固执的很,又极度有原则。他不在意名声,只求良心无愧。他不能接受叶家的当家太太是这么一位蛇蝎心肠的女人。看在孙子的面子上,他也不能让季月琴接受法律的制裁,却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所以,叶父劝了几次都没用,只能表面上答应叶老爷子。毕竟叶老爷子正住院,不能受刺激。

但季月琴肯定不会什么事都不做,指望叶老爷子回心转意。万一夜长梦多,最后假戏真做,她真要被逼着离婚,丢人就丢大了。

所以她在知道叶老爷子有让他们夫妻俩离婚的打算后,在家彻底坐不住了,立即去医院求情。

而叶寒遇从叶父口中得到这个消息后,也带着我去了医院。

我们刚到病房的门口,就听见季月琴无比哀伤地泣诉道,“老爷子,我嫁进叶家都三十多年了。相夫教子,无一不紧守本分。这次的事,我是有错。可我也是受了小人的蒙蔽,一时鬼迷了心窍啊。”

“本分?是,你做妻子和丈夫的本分是做到了。可你做人的本分呢?”叶老爷子听了她辩解的话,更是气地拍床,手直直戳着季月琴的脸,厉声问,“我叶淮戎马一生,保家卫国。虽然子孙没有走我的老路,全部经商。但家风正派,家规严谨。商人重利可以理解,但不能泯灭良心。你为了护你儿子的继承权,就可以绑架靖远的孩子?你别忘了,没有老大创业,哪里有叶氏的今天!

老大一家当年的车祸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吗?当年的祸事里蹊跷那么多。我顾念着寒遇还小。靖远已经失去了父母。寒遇不能再有波折,对一些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不到,当年的我也是姑息养奸。让你变本加厉,连老大存活在世的唯一儿子也受你胁迫!”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发晕了。

我看着我身边的叶寒遇,也是一脸的死灰色。

难道叶靖远当年的车祸,真的像老爷子说的那样,也是季月琴所为?

而此时,原本还跪在地上的季月琴听了,立即站起来,急切解释说,“爸。叶嘉言的事,我承认,确实有我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大伯一家遭遇车祸,可是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能冤枉我啊。

当年的警察也查的很清楚了,是给大伯开车的那个姓陈的司机酒驾从造成了那场悲剧。”

“陈翔给我开了大半辈子的车,从没有不良记录。怎么会突然酒驾?他死后,唯一的儿子陈安也下落不明。真要牵扯那些旧案,我不信和你没一点关系!毕竟老大家一死,你男人就是公司的接班人。

可惜,老二没用,差点就把公司给败掉了。幸亏你生了个好儿子,及时挽回局面。不然,叶氏集团早就随着老二的死,一起垮了。”

此时,叶老爷子说得激动,开始咳嗽不止。

我和叶寒遇连忙推门走了进去,将水果牛奶放在桌上后,迅速给叶老爷子递了一瓶牛奶给他喝。

帮他顺气的同时,我心里也在回味刚刚听来的内容。

那个酒驾的司机姓陈,唯一留在世上的,下落不明的儿子就叫陈安。会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安吗?

虽然这个名字很普通,全国肯定有不少人叫这个名字。可是我所知道的这个陈安,恰巧就是在他小时候,父亲死于车祸,母亲殉情自杀,他才会成了孤儿,被圣心孤儿院收养。和老爷子说的几乎是吻合的。

想到这里,我又看了一眼叶寒遇。他面色如常,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反应过来,我们抓到的陈安可能是他爷爷口中的那个孩子。

季月琴看到我,也顾不及吐槽我为什么又和叶寒遇一起出现了,只是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叶寒遇,希望儿子能帮她说几句好话。

叶寒遇也确实没有辜负她的厚望,神色婉转地劝了几句话。

叶老爷子虽然有心为叶靖远做主,但私心里毕竟更喜欢这个孙子。尤其想到叶靖远私藏了叶嘉言这么多年,使得叶嘉言和叶寒遇父子多年相见不相识,也是有些愧疚的。

所以他没有当着叶寒遇的面,继续为难他的母亲,只是顺了气后摇着头失望说,“过去的事情也都过去了。我也不想追究。但你爸必须和你妈离婚。叶家不能继续让这种私德败坏的女人管家。”

“爷爷,如果你只是不想让我妈继续管家,也不是非要我爸妈离婚。我都这把岁数了,等孩子找回来后也会结婚。到时候,我的妻子管家。我妈跟着我爸退居幕后,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也一样吧?”叶寒遇趁此又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