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沈邢的故事(1 / 2)

情不渡我 佚名 3787 字 2020-04-17

第297章沈邢的故事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https://www.mianhuatang.co

这句话有时候真不是瞎说的。老爷子这边刚稳定下来,我妈罗慧娟那边又出了问题。据说有个女人强闯精神病院,打了她一顿。

接到电话的时候,我都惊呆了。心想,宋欣儿应该没有出狱吧?

为了确认这件事,我挂了电话,立即赶到了城西的精神病院。

等我赶到医院的诊疗室时,护士小姐正在给罗慧娟包扎伤口。她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头发和鸟窝一样,脸上也被扇了好几个耳光,红肿的厉害,让人看的触目惊心。

护士给她脖子上的抓痕做消毒处理时,她痛得是哇哇叫,伸着双手抱着我,比叶嘉言更像个小孩子哭得一塌糊涂。

虽然赵卓一直说,罗慧娟是装疯。

可我所目睹的每个细节,都让我相信罗慧娟可能真的神志出问题了。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好像就没这样和她亲近过,更别说抱在一起了。

我看着她黑发里已经丛生了许多白发,原本纤细柔嫩的双手也因监狱里的劳改变得粗糙。她年轻时,为了嫁入豪门所依仗的美貌早已经被岁月抹杀了一半,像风中的残烛,沧桑无力。

我安抚了她一段时间,她才转涕为笑。负责看护她的护工一再和我道歉,病保证,以后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没有责备她,只是转头看向医院的院长,“到底是谁动手打人的?医院怎么可以随便放人进来。”

因为我奶奶就曾经被罗慧娟骚扰过,从楼梯上摔下去,所以我妈住过来的时候,我也怕出问题,特意打过招呼,如果有人探望她,一定要有人陪同看护才可以。

院长十分愧疚的说,“叶太太,这是个意外。那个太太看上去气质非常好,很温柔,又自称是罗女士的朋友。她会突然出手打人,我们也是猝不及防啊。”

“这些借口,我不想听。事情已经出了,你就要给个交代。打人的人是谁,我总要知道吧?如果你们连留住伤害我妈的人都没有留下,那我只能怀疑你们医院的责任心,给我妈转院了。”

说转院,其实并不方便。她和我奶奶的情况不同,不是自由人。会来这个医院,也是镇府机关指定的。所以我要转院,肯定会把这个事情上报上去。

这对医院来说,是件很重大的事。

院长一听,顿时脸色更苦了,“叶太太,万事好商量。这件事能私了,我们院方肯定会配合你的。”

他的话刚说完,有个护工走进来,“张院长,那个闹事人的儿子来了。”

院长听了,立即邀请我一起过去。

一听见事情是由对方儿子来处理,我大概就肯定打人的人不会是宋欣儿了。只是,罗慧娟还能有什么仇家,这一点,我很好奇。

所以我跟着院长离开了病房,留护工照看罗慧娟。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闹事人的儿子竟然会是沈刑。也就是说,突然找上门打罗慧娟的人是沈邢和我说过的,那个已经远嫁韩国的母亲邓丽雅。

可能是我对沈这个字比较敏感,我让李姐先暂时照看一下我妈,跟着院长出去了,而果然如我所猜的,这位沈先生是沈伯父,而沈邢也来了,他们是为了邓丽雅跟人打架的事而来的,也就是说将我妈打成那样的是邓丽雅。

虽然我从沈邢的口中听说过邓丽雅无数次,但之前连照片都没有看见过。这次可以见到本人,因为太过好奇,我全程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身上倒没有什么伤口,只是头发乱了点。我走过去的时候,她正对着玻璃窗整理头发,气质却是如院长说的那样温和纤柔。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发生了,我也不敢相信这样的女人会粗鲁到上门扯头发。

我站在门口的时候打量沈邢母亲的时候,沈邢的视线却落在我的身上,“林笑,不好意思。我妈有些冲动,做了过激的行为,希望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计较了。”

事实上,以我对罗慧娟的了解,她以前造孽太多,有仇家找上门是理所当然的事。尤其是罗慧娟也没有受到什么重伤,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讨回公道,也没有什么底气去讨。只是好奇对方是谁,到底什么仇什么怨,才抓着院长不放。也是希望医院引起重视,以后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得知打人的人是沈邢的母亲,不看僧面,我也要看佛面才对。

“没关系,我相信你妈那么做有她的理由,只是方便告诉我,为什么吗?”

我走过去时,邓丽雅冲我微微一笑,“你就是林笑?我听恩熙提过你的名字。”